1963年江城女尸案(6):老羊头捕鱼获线索杀人犯凌晨汽车抛尸

时间:2021-11-30  点击次数:   

  专案组开会讨论转变调查方向后,三队刑警分头出发。一边,刑警老朱等三人走访了夏初冰、钭可贵夫妇,可是一番调查后一点新线索都没找到不说还差点和钭可贵打起来。不过另一边,刑警老曹他们三个倒是打听出了点消息。

  刑警老曹他们那队是被指派到枯井附近进行调查的,枯井所在地区属于汉阳分局翠微路派出所的辖区,而因为月湖是一个旅游景点所以也设立了一个警务室,里面配备了三名警员,老曹等三位刑警第一时间来到的就是警务室。因为枯井里发现赤裸女尸一事早就被围观群众散播出去,附近的居民私下里也都对这件事议论纷纷,万一有群众知道什么线索来警务室说过一次拿自己几人也算是撞大运了。

  可惜,老曹这个愿望很快就落空了,警务室的几个警员告诉老曹,他们早就按照分局和派出所指示向平时经常来月湖附近散步的居民们了解过情况,可是连续问了二三十个群众都说没发现什么异常情况。这样一来,老曹几人就只能自己去一家一家的走访调查了。

  一上午就这么在老曹几人的走访调查中过去了,十分可惜的是这个上午他们都没能调查出什么有用的情报。中午,三位刑警来到汉阳车站的食堂搭伙吃饭,在吃饭时遇到了一个人给他们带来一个转机,此人是车站的保卫员小蒋,他和三人中的小秋是公安学校的同学,看见小秋就过去打招呼。在得知三人是为了枯井女尸一事而来后小蒋向他们提议,这件事可以去问问车站的杂务工“老羊头”,这个老羊头经常半夜三更得偷偷去月湖打渔,有时候还摘点菱角、莲蓬之类的,五月份正是水美鱼肥的时候,老羊头没准那天晚上去打过鱼,几人可以去问问。

  这个老羊头姓赵,当年五十多岁了,之前一直开着个羊肉铺子做卤羊头。他家的卤羊头那可是祖传手艺,在汉阳一带都是出了名的,生意也一直还算不错。不过新中国成立后他家的货源逐渐出了问题,羊肉铺子被迫歇业,这下老羊头家里就彻底断了收入来源,可是自己还得养家糊口,这么下去饭都吃不上了。无奈之下,老羊头找到政府求助,政府知道他是干什么的于是就把他安排进铁路局食堂里当伙夫,有时候铁路局搞到羊头了,他就给大伙露一手,受到很多职工和干部的欢迎。老羊头这个外号也是那时候起的,大伙就这么叫着叫着,反而只记得他是老羊头,记不得原来的名字了。

  后来,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的时候生活物资匮乏,人民的日子过得比较困难,大家总是填不饱肚子,哪怕铁路局是政府部门,现在也搞不到羊头了。后来老羊头还被人发现偷拿食堂的馒头回家,这在当时可是要严肃处理的,本来按规矩应该开除老羊头,可是领导想了想老羊头的家庭情况,觉得要是开除了老羊头的话他们一家恐怕都没活路了,再说以前老羊头在局里和大家相处的也挺好就只是让老羊头从伙夫变成了车站杂务工。

  老羊头到了汉阳车站后反而还过得更好了点,因为汉阳车站临近月湖,湖里的菱角、莲蓬还有青蛙蛤蟆还有老鼠一类都数不胜数。在那个物资匮乏的年代只要能拿来充饥,什么都是好东西,很快老羊头就对月湖里的东西出手了。当时月湖管理方定下了规矩,不许在湖里捕鱼、采摘水生植物,大部分人也都能自觉遵守,可是这大部分里显然是不包括老羊头的。而且老羊头还有自己对付巡检的办法,有时候巡检分明看见老羊头从湖里捞鱼,可是跑过去打开他的鱼篓里一看,里面却全都是青蛙蟾蜍还有老鼠水蛇一类东西,当时可没规定捕捉蛙类也不允许,而且捉老鼠还是响应国家号召除四害呢,自然也没法处理老羊头。就这样,老羊头开始通过这种方式给自己家里补充食物,有时还能创收。

  老曹三人找到老羊头的时候这个老人还一头雾水,以为是自己偷着捞鱼的事暴露了,可是至于找警察来抓自己吗。老曹请了老羊头一支烟说明自己的来意:“月湖边的枯井里发现一具女尸的事听说了吧。”

  一听对方不是来抓自己的,老羊头也冷静了下来,开始跟着刑警聊天:“我早听说最近政府要整顿社会治安,要我说,咱们这社会秩序比以前那旧社会不知道好出多少倍来。要我说还整顿个啥,就好好搞搞生产,让地里多长点庄稼粮食给老百姓吃就比什么都强。嗯,这个,政府虽然没什么要整顿的了,但会不会硬要弄出点事来,比如你们几个合起来下个套把我老头子套进去,骗我说你们是调查命案,其实是想让我承认我去月湖里那什么了,好把我抓取劳动改造,那都不好说。”刑警见他说了半天就是说不到正题,心里都急死了,赶忙又递上一根烟,再三保证自己等人就只查命案,不管您老人家到底干了点啥,只要和命案无关自己都不管。老羊头这才慢慢悠悠地开口讲起那天晚上自己的经历,老羊头没讲很多,却让刑警眼前一亮,感觉自己找对方向了。

  在老羊头的叙述中事情是这样的,因为他本人是车站的杂务工,时常会因为各种原因加班,所以别人都是做六休一只有他能休两天。其中有一天按照规定是周六,另一天可以自己选着休。实不相瞒,5月14日,15日两天老羊头其实都去月湖里偷偷捞鱼了。他带着自己的渔网在大概下半夜两点多的时候偷偷溜出家门,捞鱼的位置他太熟悉了,不打手电筒一样能知道路。老羊头晚上在湖里下好了网,离起网还有一段时间,这点时间他也不想浪费,就想着去抓点青蛙什么的。可是老羊头刚走了能有几十米差点被吓了个半死,他听到远处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声,老羊头做贼心虚,只怕是警察开车来抓自己个现行。一边想一边心里还埋怨,自己也没干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就偷着捞几条鱼还至于警察开车来抓自己,这不浪费汽油?老羊头越想越害怕,转身就打算离开。

  可是很快他发现这辆车不是朝月湖来的,而是拐了个弯往龟山那边的方向去了,没过多久就没了声响。老羊头没敢大意,生怕对方是假意离去等一下杀个回马枪来抓自己,他躲在角落里坐着,一直过了大概七八分时间,他看见远处车灯闪了闪,那辆汽车重新启动开走了。

  老羊头提供的线索为刑警提供了很好的思路,一辆汽车在事发当晚开到月湖附近,开车的很可能就是犯人,他来月湖抛尸灭迹。如果情况属实,那可是开始侦查以来的一个突破性进展。专案组组长张渊马上带人前往老羊头嘴里说的地点进行查看,发现那里确实有一条可以供小轿车或吉普车通过的小路,这说明老羊头当晚看见的必然就是这两种车之一。

  当晚,刑警将老羊头带到月湖边进行模拟,再次证实了老羊头的说法。专案组也因此确定了季留凤必定是5月14日遇害的,犯人将季留凤杀害后于5月15日凌晨两点到三点之间开车过来抛尸。

  1963年啊朋友们,汽车可是个稀罕物件,全市的汽车林林总总加起来大概能有一千多辆,哪怕是效率低些一辆一辆地调查也能被刑侦人员找到踪迹。到时候,还怕案子破不了吗。

  就这样,刑警们开始对武汉市的汽车使用情况进行排查,排查工作进行了三天,暂时都没有什么进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