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海宁疾控公布最新消息!

时间:2021-11-28  点击次数:   

  会议贯彻落实了1月21日全市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工作会议精神,并就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进行再部署。

  据了解,目前相关部门正密切关注疫情动态,加强疫情监测、排查,并开展相关人员培训指导等疫情防控工作。截至目前,海宁未发现相关病例。

  即日起,市委宣传部、市工商联、市公安局、市教育局、市交通运输局、市文旅体局、市卫生健康局、市医疗保障局组成专班,实行实体化运作,24小时值班待命,并建立每日上下午会商机制,密切关注疫情。

  如果出现发热、呼吸道感染等症状,请务必佩戴口罩,及时就近到正规医疗机构的发热门诊就诊,并主动告诉医生发病前14天内的旅行史、禽类和野生动物接触史、类似病例接触史等。

  据@健康浙江最新发布,2020年1月21日12时至1月22日12时,浙江省新增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5例,其中宁波3例、温州2例。

  截至2020年1月22日12时,我省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10例,其中杭州1例、宁波3例、温州4例、舟山1例、台州1例。所有病例均有武汉居住史、旅行史和密切接触史。目前均在定点医疗机构接受隔离治疗。对148名密切接触者实施医学观察,目前未发现发热等呼吸道相关症状。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今天上午举行新闻发布会,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防控工作有关情况,回答了公众关切的问题,给出权威解答。

  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李斌说,近日,病例数量变化较大,与我们对疾病的认识不断加深、完善了诊断方法,优化并向全国下发了诊断试剂有一定的关系。专家研判认为,病例主要与武汉相关,已经出现了人传人和医务人员感染,存在一定范围的社区传播。疫情传播途径以呼吸道传播为主,病毒存在变异的可能,疫情存在着进一步扩散的风险。当前,正值春运,人员流动性激增,客观上加大了疫情传播的风险和防控的难度,绝不能掉以轻心,要高度警惕。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新型冠状病毒可能是从野生动物及被污染的环境中来,一开始是动物传人,但病毒在适应突变。目前证据确实显示儿童、年轻人对病毒不易感。

  严防死守,把疫情控制在武汉。督促湖北省和武汉市依法采取最严格的防控措施,加强农贸市场监管和野生动物管控,内防扩散、外防输出,劝导公众宜散不宜聚,最大程度减少公众聚集性活动,避免聚集性疫情发生。采取最严格的发热人员排查措施,对发热人员实行医学观察,防止疫情进一步向外扩散。

  为了防止疫情的蔓延,武汉市人民政府1月21日已经在媒体上发出了呼吁,各位记者朋友可能已经得到了这个信息,原则上如没有必要,建议外面的人不要到武汉,武汉的市民没有特殊情况也不要出武汉。这样能使人员的流动性减少,降低病毒传播的可能。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还没有证据说出现“超级传播者”,但我们会密切关注。“超级传播者”是指一名具有极高传染性的带病者,其比正常带病者更容易传染他人,而导致疫情大规模暴发。

  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主任高福表示,感染人类的冠状病毒,加上现在这个是7个,这里面有4个对人类的致病性很弱,比季节性流感还弱,大家都知道SARS、MERS(中东呼吸综合征)比较严重,这个病毒我们正在不断地认识过程中。

  大家也不必恐慌。就在刚刚,澎湃新闻从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独家获悉,该院用移动心肺仪(ECMO)成功救治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属全省首例。澎湃新闻就此事专访湖北省武汉市联合医疗救治专家组专家、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危重症移动ECMO中心主任夏剑。

  夏剑:这次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造成患者的肺部受损,成为“病毒肺”,严重的患者肺部受损得很厉害,影响人体的肺的正常工作。我们采用在人体外安放一个人工膜肺,替代人的肺的工作,相当于“人工替代肺”,让人体自身的肺能够得到充分的治疗和休息。等人体的肺部感染开始恢复了,病发时的缺氧症状得到改善,我们自身机体的肺能够承担起机体功能时,体外膜肺就可以撤掉了。之后,人体自己的肺就可以维持自身正常运转,从而成功救治新型冠状病毒患者。

  夏剑:移动心肺仪(ECMO)其实已经应用了几十年的时间,特别是这几年在急症重症治疗中都得到了广泛应用,不止救治肺炎,还救治了很多心脏衰竭的病人。但是,在本次疫情治疗中还只在中南医院、金银潭医院等武汉各大医院,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中“重症中的危重症患者”。

  澎湃新闻:本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治疗中,激素治疗方法和移动心肺仪(ECMO)治疗方法在效果上的对比情况如何?

  夏剑:目前,移动心肺仪(ECMO)已成功救治了一名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但移动心肺仪(ECMO)应用范围还比较小,只应用于新型冠状病毒患者中“重症中的危重症患者”。目前对于新型冠状病毒没有特效抗病毒药物,治疗以对症、支持为主。激素治疗并没有说一定能改善愈后,但对于疾病的渗出期,激素可能会有一定作用,但有多大作用目前还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